来自 国内 2018-09-09 20:02 的文章

毕福剑最新消息统筹推进改革实现持续发展

  2015年,全国33个县市开展了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、农村宅基地制度和农村土地征收制度三项改革试点,今年年底将迎来收官。作为33个试点之一的郫都区统筹推进改革,通过厘清入市资源,畅通入市渠道,完善配套政策,保障村民长远生计等,开创了土地增效、农民增收、集体经济实力增强、产业升级的新局面。

  

  亭台小筑,流水涓涓。走进成都市郫都区唐昌镇战旗村,乡村民宿酒店、餐饮美食街、特色手工体验坊……清一色川西民居建筑风格与现代村落布局融为一体。“我们全家六口,现在住着220多平方米的联排别墅,好安逸哦。”在“第五季香境”旅游商业街区营销中心工作的村民杨靖雯笑言。

  2015年2月,全国33个县市开展了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、农村宅基地制度和农村土地征收制度三项改革试点,今年年底将迎来收官。作为33个试点之一的郫都区统筹推进改革,开创了土地增效、农民增收、集体经济实力增强、产业升级的新局面。

  集成运用改革政策,盘活土地资源

  “我们村地处郫都区边缘,土地价格本就不容易体现优势。如果没有入市试点,几百亩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就荒在那里。”忆起当初,战旗村村支书高德敏说,出让的地块原为村集体所办复合肥厂、预制厂等租用,一年租金不到10万元,厂区环境不达标,还影响村容村貌,几年里被陆续关停。

  地腾出来了,却遇上了开发难题。2014年,成都一家企业看中了这块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,想长期投资发展乡村旅游,还给出100万元定金,但由于相关手续无法办理最终告吹。

  转机发生在2015年,郫都区被列入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改革试点县(市、区)。但具体怎么入市?郫都区国土资源局局长陈刚介绍,土地权属清晰、有自愿市场主体,这是必备的条件。

  清产核资、三定摸底,厘清入市资源。战旗村坚持农村资产“多权同确”,在2011年已完成的农村集体产权确权登记颁证成果基础上,全面清产核资、折股颁证。按照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的概念,坚持“定基数、定图斑、定规模”,界定筛选出符合入市条件的建设用地共206亩。

  为了还权赋能、明确主体,畅通入市渠道,战旗村以2011年4月20日为准,共锁定确权人口1704人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,并将村集体资产均分持股。经村民代表大会同意,成立了郫县唐昌镇战旗资产管理有限公司,村集体将资产注入公司,并授权其进行管理和经营,作为入市的实施主体。

  2015年9月7日,战旗村13.447亩土地,以每亩52.5万元的价格成功出让给四川迈高旅游公司,成为四川省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的首宗。今年3月,独具川西民居风格的“第五季香境”旅游商业街区全面建成。

  随着战旗村首开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先河,各村沉睡的土地资源被陆续唤醒。在郫都区,以农村土地制度改革试点为契机,通过集成运用各项土地政策,不断盘活闲置土地资源,实现资源变资本。截至2018年7月,全区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已入市42宗,共计542亩,获土地出让收益3.8亿元、增值收益调节金0.8亿元、与契税相当的调节金1002万元。

  规划先行、配套服务,让土地活与产业兴深度耦合

  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的落脚点,最终要落在培育产业、致富村民上。如何发挥改革对区域发展的撬动作用?

  规划先行。“哪里适合休闲观光,哪里适合规模化经营,村级规划就是要把这些问题研究清楚,最大限度地提高土地资源利用质量和效率。”成都市国土资源局副局长尹宏表示,以土地综合整治为抓手,通过重构乡村空间要素,培育壮大社会经济聚集力和现代产业承载力。

  按照“宜工则工、宜商则商、全域统筹、优化配置、集约利用”的发展思路,郫都区在全国最先编制了《农村集体建设用地土地利用专项规划》。区国土资源局土地储备中心副主任杜锁平介绍,规划编制的一大亮点就是充分兼顾村域整体性和关联性等因素,探索打破行政界线,实行多村连片规划。目前,以战旗村五村连片为核心的118平方千米乡村振兴示范区正在规划打造中。

  蓝图铺就,抓好产业项目是关键。“推进土地制度改革试点,不仅需要政策集成,还要靠服务集成。”四川省国土资源厅政策法规处副处长刘晋宜介绍,郫都区坚持政府主导、平台公司运作、市场参与的模式,探索由国有公司收储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,高效对接政府招商项目。此外,这次试点还搭建了农村产权交易平台,培育专业化农村集体土地入市中介机构,设立成都市农村产权交易服务中心郫都分中心,专业化、规范化、市场化推动改革;出台郫都区农村新兴产业占用土地报批流程,推行“审批制+备案制”报批报建模式,项目报批由原来的3个月缩短到24个工作日。